这8种光伏企业最有可能在2016年倒闭

   来源:华夏能源网

  光伏产业的好日子正在来临,暖风频吹之下,2016年乃至十三五的前景都是一片光明——相信这是大多数业内人士的感受和观点。通常来说,没有人愿意听不好听的话,但对于理性的企业而言,我们也需要真切地看到“一片大好”背后可能存在的风险。

   记者先讲讲近几天和一位大型光伏企业市场总监的聊天内容。酒过三巡,这位老兄“点出”目前光伏产业中存在的最严重的“老问题”:“你只要注意一下排在前十的企业,看看他们2016年自家企业的产能计划,有的4GW,有的3GW,还有的说6.5GW.....你只要把他们总产能计划加一加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谁都想争先,谁都要扩产,但国内市场消化得了吗?国际市场又消化得了吗?”

   显然,伴随十三五及各种利好消息的到来,光伏产业将拉开新一轮惨烈的竞争。目前的一大态势是,伴随大企业的扩张、结盟、技术升级,光伏领域的“寡头时代”可能逐渐来临,产业集中度也将迅速提升。而一些过往在战略把握上出现重大失误的大型企业,还有在产业链上下游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小企业,都随时有可能在刀刀见血的市场竞争中烟消云散。

   理论上,如果按照行业前10名企业能满足60%产能来计算,基本上产业链上60%以上的企业倒闭后,产能还能满足行业的需求。

在上述背景下,即使你做不了跑的最快的那只羚羊,就要跑的比你身边的那个伙伴快,你才不会被狮子吃掉。这是人所共知的丛林法则。那么,2016年乃至未来五年,光伏产业中最有可能倒下的企业种类有哪些?
df214_7.jpeg

第一种跨界创业但思维变不过来的微型企业

随着产业回暖,新进入光伏产业的其他资本也在明显增多。特别是在“创业创新”,以及“能源互联网”等相关政策、概念的激励助推下,光伏产业链上下游新近出现的创业公司也越来越多。

这些创业公司中,有的脱胎于光伏企业,也有的是彻底跨界,想在光伏这个对他们来说相对陌生的行业打出一片新天地。

这类企业(人)来说,最忌讳的应该是“投资经验主义”:不同时间、不同市场、不同行业,面对不同员工或消费者,若以当年的感觉投资、布局、生产、销售。指挥还是昨天的指挥,音乐还是相同的音乐,但可能随之“起舞者”寥寥可数。

一些没看清势头,也没迅速确立位置的企业,很可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前有封堵,后有追兵,最终“化整为零”被活活“挤死”。

创业创新终归是好的,但所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一件事开始很容易,顺利开展并有好的结局不容易。今时不同往日,要盲目跨界到市场已日趋成熟的光伏产业淘金,有可能“前脚踩油门,后脚踩刹车”,企业振荡,落英缤纷。新进者很可能对产业投资纵深化及企业竞争复杂化的估计不足。

有篇很火的文章叫《老板不哭》,由此延伸开去,也许你的老板在大家面前信誓旦旦要在光伏产业中打出新天地,但背后却可能得含着泪在贷款协议上签字,借钱发工资呢。

总而言之,一些被“热门”吸引成立的光伏企业,往往很容易在新一轮的洗牌中倒掉。

第二种过于依赖某一区域市场的企业

如果过于依赖某一国家或区域市场,一但政策或市场有变,公司的生存就可能立即陷入生死存亡的境地。

比如,行业的人都知道而这几年光伏安装最为火热国家之一是英国。有部分国内的光伏产业链上的企业也恃此为生。但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部将于2016年正式实施的FIT(可再生能源固定价格收购制度,或称上网电价补贴)削减政策。消减比例高达87%。英国光伏贸易协会为此曾对英国政府警示,在未来18个月中,英国3万5千光伏人中的2万7千人将失去自己的工作。英国政府能源和气候变化部重复解释:“要把津贴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我们希望能让辛苦劳作的消费者每一分都花得有价值。”一言而之:补贴的消减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问题来了,过去过分依赖英国市场的光伏企业怎么活呢?比如,上海就有一家并网逆变电器厂家,90%的产品都销售给英国市场,如今这英国市场的风景不再,这厂家的命运立马堪忧。这只是一家逆变电器厂家,还有不少的组件厂,这1-2年依靠着英国市场,勉强度日维持着。

英国这一市场突然生变,一些中国国内的中小光伏企业很快就面临倒闭的问题了。

第三种过于依赖一两个大客户讨生活的公司

大客户,这是一个聊起就能让做市场的人两眼放光的名词。但目前来看,光伏产业中的部分大客户(也包括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五大电力等等央企),具体到一些项目,也可能面临资金紧张、施工暂缓、计划变更等问题……部分光伏企业手里的这类订单,执行起来可能并不顺利。

对于一些光伏企业而言,大客户一般可以依赖一时,但不可能依赖一世,还是要苦练内功,并开辟更广的销售渠道。特别是在国内各种投资过剩的背景下,不少大客户可能已不敢继续无理性地撒银子。2016年怎么着?一些只靠一两个大客户支撑的公司,可能就危险了。除非你靠上的是第一层级的大客户。如果你靠的是第二第三第四层级的客户,高危!

还有一些企业,是由原来的大型公司的销售干将“单飞”后成立的新公司,他们往往也可能依托某一个固定的“大客户”或单一渠道存活下来,但由此种下的风险也非常大。在市场环境好的时候,“单飞”的公司有客户的基础,生存发展都不是问题;但是在市场形势不好的情况下,单飞公司往往管理薄弱、资金沉淀有限,抵抗风险的综合打法有限,往往会被市场淘汰掉。

第四种领导“知人而不自知”的中型光伏企业

有些中型的光伏企业已经成立有了一些年头,也在市场上打下了一定的江湖地位,而企业领导人也算是功成名就,到了可以“歇一歇”的时候。但所谓“唯快不破”,特别是光伏产业,在政策、市场、竞争格局都面临极大变化的新时期,亟需企业领导人焕发斗志与思维,跟上趋势与潮流,否则也可能在昏昏沉沉中被新老势力联手淘汰。

一些中型光伏企业的领导人,在功成名就之后,可能看人头头是道,看己昏头昏脑。无法看清自己在新一轮市场竞争中需要保持或开拓的领先的关键因素。讲的都是过往成功和经验,却满脑糊涂账。也因此,没有新清晰的战略规划:坚持什么,改进什么;如何创新,如何固守,如何面对新竞争?

由此,也会出现企业过分依赖一把手或几个人的个人能力,而可供使用的资源往往又高度集中,致使企业风险加剧,经济环境的突变和某方面的失误可能让光伏企业“猝死”。有观察人士向华夏能源网记者分析,如果资本的权力过于集中,一个人完全说了算,这样的公司出问题的概率高。如果是透明的上市公司,死亡的概率反而不会太高。

简而言之,随着市场的成熟和企业的发展,公司治理结构非常重要,在治理结构上适当地改善、增加透明度,再加上企业领导层的自律,同时处理好和外部的法律关系,这样的企业就可以避免这一类的死亡。


df214_2.jpeg

第五种政商关系复杂,与“出事”官员有牵连的企业

政商关系导致企业死亡,这在近年的能源行业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可以说,目前过去几年里,光伏产业正在由一个野蛮、无需生长的状态进入到新的规则和法制秩序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企业磕磕碰碰在所难免,能够做到“毫发无损”的人并不多。

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可以叫政治家,大大小小的老板也都被叫做企业家,政商关系就演化成领导和老板的关系。光伏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各个层级政府部门和官员的支持。但事物都有两面性,大型光伏项目投资金额巨大,涉及招投标事项多。在持续的“反腐风暴”下,电站投资、工程服务类等光伏企业很容易被卷入。即使是业务非常优秀的企业,一旦东窗事发,要么委曲求全、息事宁人,要么被人到处告状,此起彼伏,四面楚歌,直至倒闭。

著名企业家冯仑说得有意思:民营企业有很多“两院院士”,一进法院、二进医院。“我们时常想起他们为什么会牺牲,除了他们自己不注意身体,更多的是因为其他的社会原因、制度原因、体制原因。”这样的话,在光伏产业中也同样适用,在一个愈发成熟的产业和市场中,过分迷恋政商关系和各种社会关系的光伏企业,危险随时可能爆发。

第六种因“集资”问题而暗藏风险的企业

光伏企业在过去三四年中,资源尤其是资本的资源非常短缺。因为国有经济占了大部分的信贷资源,所以民间资本没有来路,于是就出现了集资。按企业家冯仑的观察,民营企业配置资本资源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靠权力杠杆来配置资源,二是用市场的方法配置资源。再一种则是靠地缘、亲缘和血缘关系集资。过往的历史证明,真正在集资上死掉的大部分是草根民营企业家。

延伸到光伏产业中亦是如此,一些企业加不懂发行股票,只能靠地缘、亲缘和血缘关系集资。这种集资方法非常粗糙和简单,也忽视了基本的法律约定。如果你没有配置资源的特权,又没有市场配置资源的经验、知识和能力,就只好走民间的集资路线,那么当法律过于严苛的时候,就容易出状况,被冤死或者误伤,于是走向彼岸。

第七种债务压力极大的公司

还有一种最容易倒掉的公司是在外欠下巨额账款大的公司,这类公司有大公司也有小公司。经济下行,可谓现金为王。整个经济大势不好,最先倒掉的光伏企业,肯定是现金流很差的企业。

这里又涉及到一个老话题:光伏产业的补贴问题以及“三角债”问题,这一问题可能导致一些光伏企业在产业春天里倒闭。

光伏发电产业是资本密集型的产业,产业的风险管理,银行、金融机构对产业的信心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中国的光伏市场的发展。目前整个产业除了融资渠道和工具的受限外,因补贴拖欠导致的三角债问题日渐严重,也影响了很多电站投资者的信心。补贴问题和三角债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多重风险导致电站投资收益无法保证,投资者收紧电站融资,看似火爆的国内光伏电站市场可能会出现断崖式下跌。

综合来看,在行业向好的时候,一些光伏企业的经营压力却持续增大,“三角债”问题凸显。当前光产业整合尚未有实质性的进展,供需阶段性失衡的局面仍将持续,企业仍将承受价格下降压力。加上我国光伏企业负债率普遍较高,在美国上市的10家光伏企业平均负债率为80%,在银根紧缩的情况下,企业现金流吃紧。为了保证现金流,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应收账款周期也在不断拉长,“三角债”现象依然普遍。一旦有个别企业倒闭,可能会引发更多的企业倒闭。

第八种空手套白狼的“掮客”公司、空壳公司

过去几年,凭着地方关系和资源,通过倒卖“路条”过日子的企业不在少数。但在十三五期间,随着相关监管政策的落子和市场的完善成熟,光伏行业不少“躯壳公司”仅靠着人脉和“路条”,就可以活得有滋有味的日子或许走到了末路(至少会减少)。

不久前,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征求完善太阳能发电规模管理和实行竞争方式配置项目指导意见的函》(下称《指导意见》)并征求意见。《指导意见》提出,要按照各类型光伏发电的特点,和国家支持的优先程度,对光伏发电年度规模实行分类管理。其中,先进技术光伏发电基地单独下达年度建设规模,屋顶分布式光伏和地面完全自发自用的分布式光伏电站,不受年度规模限制,其他项目通过竞争方式配置,上网电价作为重要的竞争条件,权重占比至少为20%。业界人士表示,交给市场来说话的“竞价上网”的新政,一旦在全国启动实施,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的时代将加速度来临。

事实上,该政策的目标就是平价上网,有技术、成本和管理优势的企业可以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上网电价会在逐渐竞争中逐步下降,财政补贴压力会减轻,同时又会促进更多的企业加大技术研发,提高发电效率,驱逐行业劣币,以往靠着人脉拿“路条”、骗取补贴的企业将被挤出市场。

原标题:这8种光伏企业最有可能在2016年倒闭:别不信,也许就是你!

发表评论: